您的位置:三山島旅游網 > 三山島游記 > 正文

走進三山

From: www.jsksjh.cn  By: 陳酉 (2008-03-04)
三山島漁歌唱晚
三山島漁歌唱晚
  只知道蘇州太湖有東山西山,卻不知道有三山。如詩如畫的三山,如夢如幻的三山,太湖的蓬萊,相見太晚。

  因為筆會,來到三山。我們從西山碼頭乘快艇出發,20分鐘就踏上了天堂般的土地,雙腳一落地,人們不禁為這里的美麗嘖嘖稱奇。走不出的果園,2.8平方公里的三山,僅居住著700來人。憑湖臨風,這里是真正的世外桃源。三山島的主人是樹。茶樹、梅樹、橘樹、棗樹、李樹、桃樹。蓊蓊郁郁,蔥蔥翠翠,覆蓋全島。除了電瓶車外,島上沒有任何機動車。這不禁讓人想起同樣潔凈的鼓浪嶼,但三山卻更勝了鼓浪嶼一籌:純是自然,很少人工痕跡,更少了爾虞我詐的商業氛圍,真正一個休閑的好去處。島上的小路極為經濟,僅夠兩輛電瓶車交會,但非常干凈整潔,婉婉扭扭順著濃密的果林水蛇般穿行出去,叫人想起水鄉女子柔美的腰肢。不遠處,露出一角屋宇,便是島上人家。島上人家有些“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的味道,很是純樸,路上遇見個個笑臉相迎,而家里往往大門洞開卻了無一人。島上人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。小小院落很有講究,“家家種花草,戶戶玩奇石”。進入人家,你必須先穿過一個偌大的盆景花園哦,這可是三山人家的一大特色。

  說了半天卻沒說果園,其實呢,半步都沒離開果園,人家盡在果林中啊。只是那果樹也實在撩人魂魄。正是馬眼棗成熟的時侯,漫山遍野巨大的棗樹掛滿果子,那些棗樹,都有上百年的高齡,累累碩果紅黃相間,不是馬眼倒是瑪瑙。村里給我們準備了一顆棗樹,備好竹簍,架好梯子讓我們過把豐收甜棗的癮。男子女子一個也擋不住誘惑,那嬌矜的蘇州女子竟不知不覺爬到了云梯頂端,摘下最甜的棗兒。

  走下云梯,一個個興意盎然,擦一把汗,對著碧玉雕成的橘樹說,等橘子紅了我們再來。看不完的皺漏透瘦。

  賈平凹曾為家門前一塊丑石做文章,說丑到極點就是美到極點。我是一直不能理解這種審美的,美就是美,丑就是丑,怎么能夠以丑為美?除非那地兒沒有美石,便把丑當了美。我想大概沒有誰會把太湖石叫丑石吧,太湖石的美是一種悠然的美,精制典雅的美,一種發人幽思撩人魂魄的美。太湖石,它是為蘇州園林生的,看到太湖石即使你不在江南便會念起江南。念起江南的水,江南的山,江南的人,太湖石便就是濃縮的江南了。

  這種鐫刻著水的靈性的太湖石在三山可是到處可見。皺、漏、透、瘦是太湖石審美的四大要意,其大意實際上便是張弛有度虛實相間的本質。從道理上講是十分正確,但實際卻不見得,許多不皺不漏不透不瘦的太湖石竟也美得讓人瞠目結舌啊。三山人家家都愛石賞石。他們撿石、覓石、藏石,將太湖石視為鎮宅之寶,概不出售。島上的朱老師是個石癡,遇上我這個石友算是交上了朋友,慷慨送我一塊——青石峻峰之下竟長出桔紅色“秋草”,真正一個鬼斧神工。

  太湖石在三山巨大的山崖上長成一只活靈活現的白貓,在山坳里長成一堵長長的城墻,在湯湯湖邊長成十二生肖。移步換景三山就是太湖石的博物館。品不厭的太湖水鮮

  用餐可以在賓館,可以在農家,來客大都喜歡去農家,自在、休閑、干凈、便宜。我們在至佳處農家要了幾個菜,當然都是湖鮮:太湖白蝦,新鮮莼菜,肥碩的湖螺,銀魚炒蛋……我們提議把桌子搬到果園里去,吳老板欣然同意,其實小院和果園只是一步之遙。喝著啤酒,賞著湖光山色,要樂意,也可以隨手采幾把大棗下酒,很是愜意。

  遠處波光瀲滟,網起網落,漁人在夕陽里捕撈金色的希望,真是一幅絕妙的剪影。我突發奇想,將農家晾在籬笆上的漁網,灑進附近的碼頭,成群的躥條魚前躥后突終于纏上我的陷阱,拎起網來,仿佛拎起一兜碎銀。高呼一聲:“老哥給我們加工。”“好嘞。”

  炊煙裊裊的時候,輕盈的舢板載著漁歌駛來,我們蜂擁而上分享漁人的快活。銀魚鯽魚躥條鳑鮍,漁人撥開船艙里碧綠的水草說:五個螃蟹50元,要吃拿去吧。好大的螃蟹,真正野生的。我們相視一笑,不約而同各人抓一只肥肥的螃蟹,我們的餐桌上又多了一道美味。

  三山的休閑其實何止這些。先有三山島,后有蘇州城。可見三山的歷史文化積淀了。柳堤雙荷、水葬臺、綠洲芳魂、疊石通天、行山晨鐘、云林環秀、觀石聽濤、溶洞問古、白沙夜月、斷山夕照。到三山可要寬著時間,松著身心去哦。33trip
微信公眾號三山島旅游網三山島旅游網微信公眾號 站點地圖 -- 關于本站 -- 聯系我們 -- 友情鏈接 -- 廣告服務 -- 版權聲明
旅游熱線:13812615109  0512-66275042  聯系人:吳弼人
:13771066757   :464708795   :33trip@163.com
蘇州三山島至佳處民宿
免费不卡在线观看av,亚洲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,久久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