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帝爺爺護棗林

From: http://www.jsksjh.cn   By: 賀代瑯
    三山島的關帝廟,在太湖七十二峰以致整個吳中、浙南一片,可是大大的有名。不僅規模宏大,吳中首屈一指,其塑象那是真好!仿佛真人一般:那飄逸的五絡長須、那微瞇的丹鳳眼、面如赤棗的臉龐、殺氣森森的濃眉、青衣金甲,威風凜凜,令人一見又敬、又佩、又愛、又畏,生出無限的遐思。然而,最吸引人的是其極靈驗:平頭小民訴冤,那蠻橫鄉里的惡霸必有果報;慈子乞母病愈,數日定可復原。所以名聲越來越大,也傳得越來越遠。四鄉八鄰、七十二峰,連蘇州城里的富商大賈、善男信女,也在關帝的祭日紛紛擁上三山島瞻仰關老爺的神采。這個時節,那真是人山人海,熱鬧非凡。當時關帝廟門楣上四個磚雕大字“蓬萊第一”,那可真是名不虛傳。[1]

   道光年間,當時的吳縣縣太爺上任己有二年時間了,也慢慢曉得了三山島的關帝廟“靈光” 。他肚子里盤算,讓關老爺再給我加加官,明年升個府臺干干,不光權更大勢更赫,腰包也可以更滿,到時拿出一點再到關帝廟意思意思,又可樹碑立傳,名利雙收,官運亨通,何樂不為?主意一定,他讓算命的盲者指定了一個黃道吉日,提前通知了三山村:本太爺順應民心,不畏太湖風浪,于某月某日親臨三山島關帝廟致祭,望早作準備。

    縣太爺在官序上雖僅僅是一個小小的七品芝麻官,遇見上峰的門官、役卒也得滿臉堆笑,打躬作揖,逢上司差遣,更是唯唯諾諾,慎言慎行,毫無為官的威福之厲。然而,一回到自已管轄的“一畝三分地” 以后,他就是“皇上”,就是“老子”,擁有對小民百姓的生殺大權。所以,百姓懼縣太爺比懼皇上更甚,既見官府約告,何敢不遵?

   但要遵行,也不易啊,其中種種困難和煩惱難倒了村長:得罪縣太爺,老實說,他不敢,自已脖子再粗,也不敵官府的鋼刀;但要得罪百姓,他也不愿,真是老鼠鉆到風箱里,兩頭受氣;老壽星喝敵敵畏,有苦說不出。

    你知道為何?原來三山島登岸碼頭雖多,新碼頭古碼頭可由縣太爺任選,但從船上一落岸,總不能讓縣太爺象小民百姓一樣,甩著膀子用自己的兩條腿抬著自己的身子走!縣太爺威風啊,要鳴鑼開道,八抬大轎啊!正是這一點使村長左右為難。

    任何碼頭登岸,都必須經彎彎曲曲的官道逶迤而上,少則半里一里,多則兩里三里,三山島小啊,僅僅一點八平方公里的山島薄地,要養活近百戶村民,還不把每一寸土地都利用了起來?所以通向關帝廟的任一官道旁都栽滿了棗樹——這可是村民賴以生存收入的半壁 “江山”啊!何況這些棗樹都是爺爺的爺爺之前的先人親手種植,最少也有四、五百年樹齡。民諺曰:桃三杏四梨五年,棗樹當年能賣錢。說明棗樹生長之快。現在小道兩旁的棗樹枝杈接枝杈,已在小道上空連成了空中罩廊,僅僅為了方便行人走路,才每年剪除了一人高的枝杈。這條被游客盛贊的小路,無法通過官老爺的八抬大轎呀!假如轎子被阻,轎簾被枝杈撕破,縣太爺豈不要“龍顏大怒”!殺我一個村長倒沒什么,反正光棍一條,萬一震怒之極,下令砍除棗樹,豈不要上愧見父輩先人,下愧見父老鄉親,眼下正是產棗時節,莫說棗枝動不得,就是動得,還有兩天時間,全村青壯年不足百人,要將所有道旁的枝杈修剪到官轎能通過,也來不及啊!越想越愁,越愁越困,真是“悶上心來瞌睡多”,不知不覺,村長臥倒在關帝廟前沉沉睡著了。

    忽然間,關帝廟大門敞開,綠袍金甲的關帝老爺滿臉含笑,漫步來到身側,俯首對臥在地上的村長悄悄地說:“不必多慮,明天晚上我來清理好道路,決不讓你和村民為難。”說完又拍拍村長肩頭,笑了一笑,回身走回關帝廟,廟門又慢慢的關閉了起來。

    日上三竿,火辣辣的太陽把村長從夢中喚醒,雖是南柯一夢,卻偏偏如此清晰。“反正怎么也沒有辦法可救,且看今晚關帝爺爺的吧。”他喃喃著,走回自己家中。

    傍晚,太陽剛剛落入太湖,只見濃云頓起,一會工夫,將三山島上空剛才還清晰可見的月亮、星星遮蔽的嚴嚴實實。只聽微風漸強,越吹越烈,狂風大作,摧林折木,只聽到屋外“喀嚓”、“喀嚓”的枯枝折斷聲,“撲、撲”枯枝落地聲,開門往外一看,伸手不見五指,村長心中發毛,趕緊關上大門。這一晚上,村長提心吊膽,憂懼共作,一面擔心縣太爺的降臨,一面擔心村民的衣食飯碗——即將收獲的棗子如被狂風吹盡,也是百姓苦啊。

    天剛蒙蒙亮,屋外的風漸漸遠去,心急如焚的村長急忙披衣下床,來到小道邊查看,只見道路上方低矮的棗樹枝已被狂風掃盡,清理出寬寬的一條可行八抬大轎的空間來。低頭俯尋,地上雖然枯枝遍地,卻無一顆棗兒,正在成熟的棗子依然穩穩的掛在枝頭,心中的一塊大石頭落地了。

    掃除地上的殘枝,當然容易。等縣太爺蒞臨三山島時,面前的道路整潔,兩側的紅棗累累,綠葉紅果,風光煞是宜人。

    只見縣太爺坐在寬大敞亮的八抬大轎里,一行人鳴鑼開道,威風八面的來到關帝廟前時,正在拈香的百姓嚇的紛紛退出,讓出了大殿。

    縣太爺進入大殿,走到關帝神像之前,恭恭敬敬的拈起三支香,別看縣太爺在老百姓面前八面威風,但到了關老爺面前卻半點不敢撒潑,要知道,縣太爺雖然是官,但畢竟還只是個人,而關公老爺是神啊!只見他手持供香,緩步向前,虔誠的插入了供桌前的香爐內,默默禱告:“愿我官升得快,財發得好,等我實現了,再來給你上香燒”。致畢,縣太爺雙膝下跪,磕下頭去。

    說來也怪,這里縣太爺頭一碰到關帝廟的青磚上,廟外突然竄入一陣清風,剎那間,香燭燈火俱滅,縣太爺一驚,連爬帶滾地逃出殿外。急匆匆打轎歸舟,逃回城里縣衙不提。

    村長當時也不敢響[2]啊!直到聽說那位縣太爺貪贓枉法的事情被其上峰查獲,捕入大獄后,方才敢把關帝托夢、鼎力相助、解百姓之危的事情說了出來。從此以后,三山島的關帝廟更是日盛一日,連浙北的百姓也紛紛趕來供一瓣香,這個故事當然也就越傳越遠了。33trip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[1] 1966年已經被毀壞。
[2] 不敢響,吳語,不敢說的意思。

2002年4月18日于三山島碑亭
賀代瑯

微信公眾號三山島旅游網三山島旅游網微信公眾號 站點地圖 -- 關于本站 -- 聯系我們 -- 友情鏈接 -- 廣告服務 -- 版權聲明
旅游熱線:13812615109  0512-66275042  聯系人:吳弼人
:13771066757   :464708795   :33trip@163.com
蘇州三山島至佳處民宿
免费不卡在线观看av,亚洲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,久久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